河北省任丘市人民政府欢迎您! 设为首页|收藏本站
今天是 2019年06月19日 星期三
  您现在的位置: 任丘市人民政府 > 走进任丘 >任丘文史 > 1963年白洋淀千里堤抗洪纪实 正文内容
1963年白洋淀千里堤抗洪纪实
任丘市人民政府   2019-03-21 17:17:12   供稿:政府办公室 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    1963年8月我们参加了白洋淀千里堤的抗洪斗争。每每提起这个不平常的事件,总是心潮起伏,思绪万千。我们感到,作为河北水利战线的老同志、水利厅的派员和指战员,有责任把当时广大干部、军民群众与洪水作斗争的艰苦卓绝的场景,可歌可泣的事迹,以及它的经验教训记载下来,留给后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罕见的暴雨,凶猛的洪水
    1963年,正是国民经济调整恢复时期。这年农业生产形势很好,大秋作物苗全、苗壮。在7月底以前,虽然偏旱,但是各种作物长势喜人,全省呈现一派丰收景象。
    晴天一声霹雳,从8月1日开始,邯郸、邢台、石家庄、保定西部山区先后降雨。到8月9日,我省中南部地区连续降了特大暴雨。自南而北,从西向东,一个暴雨中心,紧接着另一个暴雨中心,由河南省和山西省移入我省。其强度之大,来势之猛,是我省有水文记载以来未出现过的。1956年大水是有记载的最大洪水。汛期10日降雨超过500毫米的面积为4000平方公里。暴雨中心最大雨量在500毫米以上的面积为45000平方公里,超过1000毫米的为5400平方公里,暴雨中心在内邱县獐狁村,10日雨量为2050毫米。大清河系上游完县司仓村,8月7日一天降雨量为704毫米,为一般年全年降雨量的1.5倍。这次暴雨,雨区稳定,其持续时间之长,范围之广,是历史上罕见的。而且在时间、空间分布上,对于泄洪是极其不利的。
    开始降雨后,首先是西部山洪爆发,汹涌而下,泥石流、水泡四起,沿河树木一扫而光,许多梯田谷坊等小型水利工程被冲毁;冲毁小型水库300座;冲毁中型水库四座。子牙河、大清河上游临城、岗南、黄壁应、横山岭、王快、西大洋、龙门、安格庄等大型水库,水位以每小时0.4-0.8米的速度猛涨。水库拦蓄大量洪水后相继泄洪。虽然水库拦蓄了洪水,削减了洪峰,但水库下游区间雨量很大,致使大量洪水汇集于京广铁路以西。由于路基高,桥梁少,泄量小,京广路形成了拦水横坝。因此冲毁路基36处,冲坏310处,总长约28公里;并冲毁大小桥涵64处。完县方顺桥铁路段,铁轨随水翻滚,拧成了麻花。从8月5日起,铁路停运达半月之久。由卫河上游到大清河北支,南北长达500余公里的京广铁路线上,约有7万多秒立米的洪水,漫过路基,顺着自然流势,冲向海河下游。
    洪水淹没了大面积农田,许多村庄和城镇也被淹没,人民生命财产受到摧残,灾情十分严重。洪水发生后,从省委、地委到县、社各级党政干部和广大群众,全力以赴投入了抗洪和救灾斗争。驻我省的人民解放军陆、海、空军齐出动,以抗洪救灾为己任,和人民群众紧紧战斗在一起,做了大量工作。党中央、国务院从8月6日即派飞机,给被围困的灾民空投救灾物资和熟食品。海军开来了救生艇、橡皮船,担负了水上救灾物资运输任务。陆军指战员都开赴抗洪救灾最艰巨的岗位上,昼夜不停地同人民群众并肩奋战。国务院各部委和全国各兄弟省市,也都运来了救宋物资。这一切都给我省人民以巨大的精神支持和物质支援,大大鼓舞了全省人民,坚定了抗洪救灾斗争的胜利信心。
    当时,我们正分别在衡水、石家庄地区搞调查,大雨洪水发生后,我们当即参加了当地的防汛斗争。接着遵照省防汛指挥部(简称省防指)的通知,参加了保卫白洋淀千里堤的抗洪斗争。
    白洋淀是河北平原最大的洼淀,是大清河南支磁、唐、沙、界、府、漕、瀑、萍诸河汇流后的滞洪、滞沥区。多少年来,白洋淀滞蓄过无数次的洪沥水,缩小了下游灾情,减轻了海河压力,一直起着保卫天津市的作用;也为当地人民带来了渔苇之利。但这年各河洪水来势之猛,淀内水位上涨之快,是出人意料的。
    8月9日上午,我们到达白洋淀千里堤时,十方院的水位还很低;淀内高高低低的园子庄稼长得都很好。枣林庄西南边园子地里有位老大爷站在道边上,看着丰收在望的大玉米,心里高兴,喜上眉梢。当他发现我们是管水的,在看了十方院水位顺着千里堤往上走时,就问我们:“同志,今年的水怎么样?没有事吧!”经这一问,使我们立即想到,应当把即将来大水的消息尽快告知群众,让人们作好应急准备,尽量减少损失。我们讲了洪水情况,他不但不相信,还要和我们打赌。他说:“我的大棒子准能吃上。”但是第二天早晨,大棒子已被洪水没顶。不但他没有想到,就连我们也没有想到洪水来得这样快。
    白洋淀上游各河洪水相继下泄。潴龙河北郭村最大洪峰流量5010秒立米,比1959年最大洪峰流量还多1570秒立米,超过保证流量2010秒立米。蠡县西孟常有1500米堤段水平堤顶。大堤出现漏洞险情多处。蒲阳河洪峰流量达到3000秒立米。漕河龙门水库溢洪达3040秒立米。其他河道、水库也先后泄洪。当时更为突出的是,满城刘家台水库垮坝,5000万立米洪水在半小时之内倾泄而出,洪峰流量达到28000秒立米,冲毁了沿村村庄,淹没了保定市,原省府门前大旗杆处水深1米,交际处水深达到2.28米。这时,各河近两万秒立米的洪水集中冲入自洋淀。
    大清河南支的洪水除水库拦蓄处,要进入白洋淀的水量约为60亿立米,但白洋淀正常容量只有16亿立米。保定地区安新县主动扒开了新旧四门堤、淀南新堤和新安北堤,使白洋淀的蓄洪面积由600平方公里,扩大到1000平方公里,蓄水量由16亿立米,扩大到38亿立米。但白洋淀水位仍然猛涨。从8月9日下午到10日8时,水位上涨了2.7米,到22时水位超过了保证标准(10.5米),白洋淀千里堤全线告急。有些堤段水位接近堤顶,民工和解放军战士都在抢修子埝,加固险工地段,战斗异常紧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天津市告急
    各路洪水奔腾而下,地形最低的天津市受到严正威胁,全市人民产生了恐慌心情。在旧社会,天津市是经常遭受洪水灾害的。1939年,洪水浸入天津市造成的悲惨情景,许多人记忆犹新。这时,天津市干部群众听到上游降了特大暴雨,头脑里泛起了阴云:“洪水又要淹天津了。”
    我省发生大洪水后,党中央、国务院除及时给予了许多重要指示和物资支援外,并派谭震林同志来我省指挥抗洪斗争。谭震林副总理于8月7日到达天津,立即作出了确保天津市的重要决定。省委根据谭震林同志的指示,首先听了省防指的汇报:一是这次降水约有570亿立米,径流水量约302亿立米,相当于1956年洪水的l.9倍,相当于1939年洪水的2倍多。二是洪水汇至天津市的时间较为集中。上游水库充分发挥了蓄水、调洪、削峰作用,但由于水量过大,洪峰仍然很高。三是白洋淀水位暴涨,如果几十亿立米洪水漫过千里堤,居高临下,直逼天津,万分危急。如果没有果断的调度措施,天津市是保不住的。省防指同时汇报了调度设想。省委领导同志听完汇报后指出:天津市是我国北方最大的工业城市,是首都的门户,河北的省会,要坚决保住,不能被淹。这是中央的要求,省委的命令,全省、全市人民的愿望。省防指汇报了调度设想后,省委指出:白洋淀水位较天津市高七八米,全靠千里堤阻挡。堤防一旦失事,洪水将以排山倒海之势扑向天津。因此,保卫白洋淀千里堤的斗争成为十万火急的战斗任务。省委立即决议,把确保白洋淀千里堤作为保卫天津市的第一战役。命令沧州地委书记曹庶范星夜带领几万名军民防汛队伍坚守千里堤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英明的决策,果断的行动
    8月10日下午,省防指的作战指挥墙上,有一条曲线不停地往上钻。水情组的同志报告:白洋淀水位昨天还是7米多,今早8时达到了9.86米,一天上涨了2.7米,是直线上升,从现时看(指下午)已超过保证水位l0.5米。水位还要继续猛涨。省防指副主任刘铭西立即找工程组研究控制水位上涨的措施。侯陆同志讲:扩大了的白洋淀也只能容纳38亿立米水,大约还有20亿立米的水没有出路。白洋淀下口十二连桥,由于口小、苇子多,卡水严重,高水位时下泄也超不过1000秒立米,根本不解决问题。要控制白洋淀水位从现实看只有扒口,还要控制下泄才行。铭西同志讲:“扒个小口将白洋淀的水泄一部分出来,既减轻自洋淀高水位负担,又不要给天津外围增加多大压力。待白洋淀水位降到保证水位时就堵上。白洋淀这盆水千万不能倾泄下来。”侯陆同志讲:“扒口必须选择地形较高土质较好的地点。”经白洋淀活地图李尚贤同志介绍,千里堤小关村北的白石碑处地形较高(约8―9米)、土质为粘土堤段。刘铭西同志当即带着同志们到省委去汇报。省委领导同志表示完全同意,并马上请副省长郭芳下达命令,通知曹庶范同志在千里堤小关扒口,立即行动。
    扒口队伍是趁天黑时乘两只大对槽船悄悄地驶向小关口门的。下船后就立即行动了。我们虽然相信群众顾全大局,但也担心个别人对扒口一时不理解或被坏人挑动出来闹事,才在天黑时行动。由于堤顶宽,土质硬,很难挖,到11日早上才过流,下午15时半全面通水。
    当口门通畅后,洪水咆哮翻滚着往外倾泄。当淀内水位稍有下降时,一些同志高兴的说:“该松一口气了!”哲夫同志说:“这话不对。更严重的考验可能还在后边。一是淀水位还可能上涨;二是长时间的高水位,最怕出漏洞和险情;三是需要特别注意防风。这些堤顶小埝是经不住风浪的。口门已经扒开,千里堤其他堤段千万不能再发生决口。这个任务很艰巨呀!’’据此和指挥部的领导同志又具体研究了加强防守的问题。
    8月12日,淀水位又上涨,达到了11.38米,超过保证水位0.88米。13日水位超过保证标准1米多,千里堤抗洪斗争仍在紧张时刻。省防指命令:关闭上游水库闸门,加大小关口门泄量,在大清河榕花树扒对开口泄水入溢流洼。我们防汛指挥部的所有干部,都分别段具体参加战斗。对小关口门不分昼夜地加宽、加深,由100米,扩大到200米,450米,过水流量由1200秒立米扩大到2000秒立米,2400秒立米,一鼓作气的加大到近3000秒立米。
坚守千里堤的战士们,看到不少堤段水位已超过堤顶0.3―0.5米,两水夹堤,全凭子埝维持。在随时都有决口危险的情况下,与洪水展开了一场堤埝与水位竟高低、水涨埝高的斗争。广大防汛民工和解放军战士,从堤北后十米处的水中捞泥,潜水挖泥,肩挑,人抬,手抱,还有的用头将泥块顶到堤上来,个个都象泥人一样。五六十里长的堤段,两万多防汛大军,白天人山人海,夜间灯笼火把。战士们眼看着白洋淀爆涨的洪水,只有一个念头:“堵住它!”谁看了这个场面都无不为之感动。
    经过扩大口门加大流量和水涨埝高的苦战,终于使淀内水位在涨到历史最高峰11.58米后,又持续了10个小时,到15日1时缓缓下降了。苦战了六天六夜的全体指战员,看到这种情景,个个都露出了笑脸。但是天有不测风云,就在15日9点多钟骤然刮起了六级西北大风。狂风卷着一米高的巨浪,一个连着一个地冲向堤岸,堤埝上的苇把、苇席被打翻了,木桩被摇掉了,土一块块地坍下来,形势异常紧张。在这千钧一发的紧急时刻,两万多名防汛军民跳到水里,筑起了人体防风屏障。人们用手拉着树枝、苇把、席片,用身体顶着木桩脊背和胸部被风浪打得红肿、生痛,但没有一人畏缩不前。防汛大军这种钢铁般的顽强意志,真可使星云变色,使天地动容。无情的狂风,在钢铁英雄面前,终于屈服了。接着,我们到了一个解放军边队工棚。一位团参谋长和一位营长向我们介绍了战士们的生活情况。他们说:“县里对我们照顾很好,我们生活上没有问题。”
    小关堵口又是一场紧张的战斗。从8月15日,淀水位开始缓降起,我们就组织力量进行堵口工作。又经过了二十几天的战斗,到9月11日终于把宣泄了一个月的决口堵住了。至此,保卫千里堤的任务算完成了。
 
  相关文章  
上一篇 白洋淀的变迁 
下一篇 奇袭白虎团的尖刀班长 



返回首页    【打印文章】     【关闭窗口

网站标志码:1309820002

联系电话:0317-2260061网站地图